扫描关注江西防汛抗旱官方微信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要闻 >>

维族青年回乡招人就业被误解 家属担心亲人做贼


发布时间:2019-10-25来源:乐视直播体育水利报

7月5日下午4時58分,由漢口開往蘭州的T192次列車準點從漢口站緩緩駛出。臥鋪車廂裏,武漢塔裏木清真飲食公司11名維吾爾族員工坐在[一起 的英 文:with]乐视直播体育省政协■。

這是開往故鄉方向的列車。他們的家鄉在新疆喀什地區嶽普湖縣,[那裏 的拚音:nà li]距離武漢約5000公裏。回新疆的車[票 的拚音:piào],公司提前20天就給大家預定好了。這是公司的一項福利:暑期探親,路費全包。

自2005年暑假[開始 的拚音:kāi shǐ],24歲從武漢[大學 的拚音:dà xué]創辦清真餐廳起步的在校大[學生 的英 文:students]庫爾班江·泰吾克力,首次回家鄉招聘本民族[兄弟 的拚音:xiōng dì]來武漢就業,十年間他創辦的塔裏木清真飲食公司[已經 的英 文:have been]發展[成為 的拚音:chéng wéi]多民族和諧相處、團結互助的大[家庭 的英 文:family]

目前公司170餘名員工中,有維吾爾族、回族、撒拉族和漢族,他們[不僅 的拚音:bù jǐn]成為支撐12所高校17家清真餐廳正常運轉的基本力量,[而且 的英 文:but]走上了民族融合的致富之道。

在員工眼裏:“庫總不僅是大哥,更是靠山”

“我把孩子交給你,你該不會把他帶到內地給賣了吧?”

2005年夏日的一天,艾買提江的媽媽——艾迪瓦罕大嬸一直用疑惑的眼神緊盯著站在麵前的庫爾班江。她很[擔心 的拚音: dān xīn][即將 的英 文:is about]遠行的[兒子 的英 文:Son]會不會流落街頭淪為小偷或者被人騙去賣羊肉串■乐视直播体育太阳能■。

艾買提江出生於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,隻讀到小學四年級就輟學回家跟著爸爸學做饢。自從到武漢大學清真食堂[工作 的拚音:gōng zuò]以後,庫爾班江是艾買提江最親近、最貼心的大哥。

[一次 的拚音:yī cì]遠離家鄉,因為語言不通、環境不熟,深[感 的英 文:sense][孤獨 的拚音:gū dú]的艾買提江[幾乎 的拚音:jī hū]天天想家、想媽媽,庫爾班江常常來安慰他,還同意讓他提前預支一個月工資寄給媽媽,讓她放心。

漸漸地,艾買提江堅定了留在武漢的決心。他工作主動,勤奮好學,除了做饢,他還學會了切菜、炒菜等多種廚藝。2006年暑期放假,艾買提江第一次回家探親,便興奮地向村裏的年輕人講述他在武漢的所見所聞。在新學期快要開學的[時候 的拚音:shí hou],他把哥哥和[弟弟 的拚音:dì di]先後都帶到了武漢。

如今,艾買提江三兄弟都在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清真餐廳工作。他們的年收入在20萬元以上,每個人都蓋了新房、娶了媳婦,在老家購置了汽車、拖拉機,還把媽媽接到武漢來小住。今年他們在武漢又新買了一輛商務車。

“庫總不僅是關心[我們 的英 文:we]生活的大哥,也是值得我們信任的靠山。”艾買提江打算在武漢長期留下來,“我要讓孩子在這裏上幼兒園、上小學和中學,將來還要在這裏上大學。”

回族小夥子馬軍有相同的感受。

來自青海海東地區的馬軍,8歲那年[父母 的英 文:Parental]離異,在跟隨父親生活了一段時間後,他便獨自出來闖蕩。

經朋友介紹來這兒工作以後,缺少親情關[愛 的英 文:love]的馬軍從庫爾班江那裏感受到了兄弟般的溫暖。在庫爾班江這裏,他不僅找到了工作,還找到了事業新的起點——他從最初做拉麵的打工者成為清真餐廳獨當一麵的[負責 的拚音:fù zé]人,後來又成為協助庫總工作的辦公室主任,專門負責對公司下屬餐廳的檢查、督導和考核工作。

每當馬軍表示感激之情,庫爾班江總是淡淡一笑,拍拍馬軍的肩膀,“別想這麽多,我們是親密無間的好兄弟!”

在維吾爾族學生眼裏:庫總不像老板,更像學長和[老師 的英 文:teacher]

這個學期,今年34歲的庫爾班江幾次作為特邀嘉賓,先後[出現 的英 文:There]在武漢大學、華中科技大學與新疆籍學生交流的現場。

有過和少數民族學生相同經曆的庫爾班江非常願意出席[這樣 的拚音:zhè yàng]的活動,“我有責任幫助新疆的學弟學妹們盡快融入[學校 的英 文:school]、融入社會”。

在巴依阿瓦提鄉長大的庫爾班江,和[當地 的英 文:local][許多 的英 文:many]小巴郎子一樣,從村裏的小學讀到鄉裏的初中,再讀到縣裏的高中。在完成了人生初級的“三級跳”後,1999年他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武漢大學電氣工程學院。

“我的父母[都是 的拚音:doushi]農民,沒有靠山,一切[隻能 的拚音:zhǐ nénɡ][自己 的拚音:zì jǐ]努力!”庫爾班江從小沒有[接受 的英 文:accepted]過正規的雙語[教育 的英 文:education],直到在新疆農業大學上預科班的時候才開始接觸漢語。結果在第一年學習[結束 的拚音:jié shù]時,他的漢語水平測試(MHK)成績便從最初的1級一躍到最高的8級。第二年,他把主攻方向對準外語,大二那年又順利通過了大學英語四級考試。

盡管這樣,庫爾班江[感覺 的拚音:gǎn jué]自己在成長的過程中還是有很多地方值得反思。因為語言障礙、環境不適、學習困難等種種原因,從新疆來內地讀書的[一些 的拚音:yī xiē]少數民族學生習慣紮堆兒[單獨 的拚音:dān dú][在一起 的英 文:開房去],而不去參加班集體活動。

庫爾班江用心開導他們,“進入校園,首先就要盡[可能 的英 文:would]地走出所屬民族學生的小圈子,積極走進班集體的生活,和更多的漢族同學一起生活、學習。隻有這樣,才能迅速提高漢語的聽說能力和學習成績”。

武漢大學醫學部2013級新疆籍學生有50多人,可是一學期結束後,今年又有30多名[其他 的拚音:qí tā]專業的新疆學生申請轉入醫學專業,學醫人數一下子猛增到80多人。庫爾班江聽說這一信息後有點著急。

交流會上,他十分認真地[告訴 的拚音:gào su]學弟、學妹們:“學醫固然是一個很好的專業,[但是 的拚音:dàn shì]大家認真想過沒有,如果都擠在一起學醫,將來[回去 的英 文:get back]後留給你們的工作崗位能[有多少 的拚音:yǒu duō shǎo]?我們新疆正處於一個大發展的階段,需要機械、建築、計算機、金融等多方麵[人才 的英 文:牛B人物],大家的眼光一定要放得更長遠、更寬廣一些。”

新疆人眷念家鄉,當地老百姓有[一種 的英 文:one]說法,“寧願一家人圍坐在一起吃饢,也不願意一個人跑到遠處去吃肉”。庫爾班江告訴同學們:“這種狹隘的觀念還是與新疆地處邊疆、環境相對封閉有關。現在都是全球化的時代了,我們不能因地域的劃分限製了個人事業的發展,能留下來的同學[應該 的拚音:yīng gāi]盡量留下來。”

武漢大學今年[畢業 的拚音:bì yè]的33名新疆籍大學生,有11名考上了研究生。這也讓正在武漢大學經管學院讀MBA的庫爾班江十分高興。庫爾班江的現身說法讓新疆籍學生容易接受,在他們的眼裏,清真餐廳的庫爾班江不像是老板,更像是學長和老師。

在庫爾班江心裏:促進民族融合是個大事業

今年6月4日,[中國 的英 文:China]青年報首家刊發了庫爾班江在湖南、湖北12所高校創辦17家清真餐廳的消息,各媒體也紛紛跟進。一時間,庫爾班江成了知名的新聞人物。全國各地邀請他去大學辦清真餐廳的電話、短信特別多。

庫爾班江笑著說,從我的本心來講,我[最大 的拚音:zuì dà]的願望是當一個電氣工程師,從來沒有想過要當什麽創業者、[企業 的拚音:qǐ yè]家。再說,賺錢也不能選擇在學校辦清真食堂,客流量有限,[價格 的英 文:Prices]壓得很低。從西部來的少數民族學生[大多數 的拚音:dà duō shù]家庭[經濟 的英 文:economic]比較困難,價格太高,他們就吃不起了。

當年庫爾班江辦清真食堂,是因為很多大學沒有適合少數民族學生的飯菜。

庫爾班江無論[如何 的英 文:how]沒有想到,一個小小的嚐試,竟讓自己的人生和事業徹底調轉了一個方向。對國家關於促進新疆經濟社會發展的戰略和政策,他一向非常留意。他[注意 的拚音:zhù yì]到,由中央2000年啟動的內地新疆高中班辦班14年來,已經曆了11次大規模擴招,招生規模從最初的每年1000人達到現在的9000多人,從今年起又擴大到1萬人。照此計算,每年在內地讀高中的學生總數將達到4萬人。

今年先後[發生 的英 文:occasionally occurred]在昆明、烏魯木齊的暴恐事件,曾讓庫爾班江深感擔憂。5月26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[會議 的英 文:meeting]研究進一步推進新疆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工作,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又在北京舉行。好消息接二連三地傳來,中央的堅強決心和多重舉措讓他感到,吸引新疆更多的年輕人來內地學習、就業,將成為一個大趨勢。

中國民間有句老話:“要想留住一個人的心,先要管好他的胃。”庫爾班江堅定地[相信 的拚音:xiāng xìn],少數民族學生吃飯不是個小[問題 的拚音:wèn tí],事關民族融合的大事業,把清真餐廳在全國高校全麵鋪開的事業,一定大有[希望 的拚音:xī wàng]

(“我們是親密無間的好兄弟”)


本文由◆乐视直播体育国际备用网址◆发布;
分享到:
网站地图